中山大學歷史人類學研究中心(21):2019南粵古驛道研究中心成果巡禮(一)
2020-01-19 上午 11:06   作者:曾旭波   
分享
  (18):僑批定義芻議之一

  (19):僑批定義芻議之二

  (20):僑批定義芻議之三

 

(21)僑批定義芻議之四

  五 僑批是“銀信合一”(銀信合封)嗎?

1

  在華僑歷史研究中,人們都相信,當年出洋的華工中,絕大多數都是文盲或半文盲,識字的只是極少數。而在僑批研究過程中,人們亦都奇怪地相信銀信合一這一理論,即有銀便有信。換句話說,當年每個勞工每月寄批回家,必然均附有書信,最少也得有簡短附言,果真如此嗎?芮詒塤《有信銀莊(批局)瑣憶》中有一段描述:

  新加坡各個較大批局,職司招攬寄批員工,例皆自備一本小冊子,詳細記錄其所經手大戶,每年分寄家鄉親友批款的人名、地址、金額,甚或有詳細記錄其姻親、朋友關系稱呼者,每屆年梢,便登門招攬。寄戶或有遺漏,則當面補上,或在征得寄批人同意時,代為開列名單,一般豪商巨賈,事冗心繁,大多莞爾一笑,交易立成,旬日之后,回批送還,才向收賬,咸稱妥便。[1]有書信,最少也得有簡短附言,果真如此嗎?芮詒塤《有信銀莊(批局)瑣憶》中有一段描述:

  可見,當年就連豪商巨賈,寄家批也未必就“有銀便有信”。下面讓我們看看幾件實物圖:

  圖5:泰國萬興昌銀信局預印格式批箋,列“恬”字176號,寄潮海邑(潮安)鶴塘(鄉)長永樓(村)陳添合收。批箋寄國幣一千元,由泰京姆母寄。批箋的“附言”空格內并未附言,批箋亦沒有注明收寄時間。不過,我們從所寄批款一千元,可大概知道其收寄時間大約是在1946年前后。

  圖6:這是一件用一張長約12厘米、寬約6.5厘米的白紙寫成的批箋。批箋只寫“密(字)144(號)海秋溪長遠樓村陳添合第(收)  國幣額五百元 陳維明”。同樣沒有收寄時間,亦未寫明國別和批局名稱,不過聯系上圖,可知應該亦是從泰國寄出,時間大約在1944至1945年。批箋上同樣未見有附言。

  圖7:這是汕頭洪萬豐批局印制并填發的批箋,列“正”字2927號,海(潮安)南桂橫江鄉雙親收,寄款港幣七十五元,寄款人姚應鎮。附言處空白。批箋上加蓋汕頭中國銀行紅色圓形結匯章,時間是1956年12月,未知寄發國別。

2

  上面三件批箋,均由批局填發或抄寫,其中圖5由泰國批局填發,圖7由汕頭投遞批局填寫,圖6未知由誰抄寫??梢?,當年上述三位寄批者,均未附信,就連簡短附言也未寫。攬收批局或投遞批局只能依據其基本資料信息代為填寫批箋,以便投遞到其家人簽收。

  曾經讀過文章稱,當年不識字的勞工要寄批,可到市上花錢請人代寫,亦可請親友代寫,有時批局出于競爭,也有免費代寫批信的服務。這其實是給研究者一個錯覺,即當年寄批者,每次寄批必須寫信。他們把“可以”當成“必須”,沒有設身處地地想一想,當年許多勞工不是身處埠市,而是身處荒山僻壤的礦山、農場、新墾區,批款均由批局派攬收業務人員到農場、礦山或墾區攬收。批局業務員雖然可為寄批者代寫書信,但每到一處,寄批的勞工少說百幾十人,多則成百上千,一個業務員又能替幾位勞工寫批信呢?最實在可行的辦法,就是每位勞工先把自己的家庭、住址、姓名等基本情況報給批局的業務員,登記在冊[2]。每次寄批,除了有事非寫信不可者,一般只要把銀交給批局業務員,數額登記并發給收據,余的便由批局打理了。

  讓我們再看幾件實物圖:

3

  圖8是暹羅振盛興批局的一件“口信”??谛盼淖郑赫袷⑴d/ 住暹羅打錫街/列(生)第(36)號收到/ (曾克龍)叔口信附寄(銀壹拾五)元交唐山/(澄)邑(本里舊堆)鄉(母)收該項收妥付還回批為據/ (己巳)年(九)月(初九)日振盛興信局口信。

  圖9是一件“正收據”。此收據由萬興昌批局印發,收據文字:憑單列(熟)字1008號收到暹/ 萬興昌信局帶到(陳運升)先生寄來中央幣(三十)元正/ 如數收足此據   見證人(印鑒)/ 收款人陳石竹、石才、石海/ (潮安)縣(鶴塘)鄉 / (廿八)年(六)月(廿八)日收到。

  圖10是一種存款寄批。批箋文字:捷報( )列( )字第(682)號/ 見字請將敝號存款額數撥出現幣(壹佰)元正/ 依照左列姓名住址如數妥為送交/ 收款人住址(揭陽西門儒房前內交)/ 收款人姓名(丘樂藩)先生收 /  由(巨港)付款者(丘廣業) 付。批箋上另蓋有發出日期、收到日期和“本埠”、“付訖”等印章。

  這件寄于1929年的所謂“口信”,就是口頭囑咐。寄批者到批局寄批,沒有附信,只寄銀錢。批局便用此種“口信”便條填發。不過,從該“口信”實物看,批局并未預留給寄批者簡短“附言”空間,根本談不上為“信”。

  圖9之“正收據”,是批局一種特殊憑單,俗稱“賒批”。即是寄批者未先付批款,亦沒有附信的情況下,批款由批局先為墊付,批局同時用此種聯單填寫(最少三聯),寄達僑戶交收時,還需有見證人簽章及收款人簽收。然后一聯交收款人、一聯向寄客索款,一聯由批局存底。

  圖10之批,是印度尼西亞巨港華僑委托批局(銀行),將其存款中,撥出一定數量的金額寄給國內家人,批局將其稱為存款寄批。印度尼西亞在二戰后,嚴格限制僑匯寄華,新中國成立后,甚至實行對華禁匯政策。此種由批局(銀行)委托寄批業務,可通過第三國或地區的批局(銀行)代為寄批,但批箋上很難看到是哪國(地區)寄出。此批箋手填“巨港”(印尼的地名),只能說明是巨港的華僑所寄。

  上述三件實物圖,分別說明了東南亞批局在不同時期的三種不同寄批業務。但它們卻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沒有批信,甚至連附言都沒有。

  以上六例,筆者只是從不同時期批局不同業務類型中選取部分例證,并不是所有例證。相信當年實物不在少數,只是因此類沒有附言的僑批單子(筆者稱其為批箋),因無信件內容而常常未被僑戶保存,對比于有信封保護的僑批封,也更容易受損,因此能留存下來不是很多,在僑批研究中,更常常因沒有書信內容而被忽視。

  六 余論

  僑批,民間稱為番批,似乎更為生動貼切。按字面意思來解釋,“僑”字并非華僑專有,只因全世界當年只有華僑在寄批,所以也就不會產生歧義。有些形而上學者曾說:香港、澳門及祖國的寶島臺灣,都是同胞,因此他們寄回大陸的批信,不能稱為僑批。不過,我發現,就是在文化大革命的敏感時期,汕頭僑批服務社仍然照常接收從臺灣轉香港寄入的批信,而無論臺灣或香港同胞寄的批,仍是按僑批對待,批信上蓋同一式樣的僑批名稱戳記,并未因是同胞而另有區別對待。新中國成立,特別是1955年萬隆會議之后,旅外華僑大部分在加入了居住國國籍的同時,放棄了中國國籍,使之成為華人而不再是華僑[3]。但他們仍然繼續在寄“僑批”給祖國家鄉的親人。如果按“僑”就是華僑這種理論,華人寄的批,還是僑批嗎?

  僑批業雖然已經成為歷史,留存下來的這些批信,亦成為記錄那段歷史的寶貴文獻。我們研究僑批,不僅要研讀那些批信,亦要研讀收寄那些批信背后當年的批局業務以及相關的方方面面的歷史。

   

  注釋:

  [1]芮詒塤《有信銀莊(批局)瑣憶》,《汕頭文史》第四輯(政協汕頭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1987,頁96.

  [2]參見芮詒塤《有信銀莊(批局)瑣憶》,《汕頭文史》第四輯(政協汕頭委員會文史資料研究委員會編),1987。

  [3]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網資料:

  http://gb.cri.cn/3821/2005/04/06/[email protected]_1.htm

 

 ?。ò鏅嗨?,轉載請注明出自南粵古驛道網,歡迎轉載。) 

責任編輯:熊燦堅
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