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掘僑批文化中蘊含的奮斗精神
2019-01-26 下午 02:34   來源:南粵古驛道網,采編自南方雜志   
分享

1

  一封封泛黃的僑批記載著海外僑胞的奮斗史,訴說著異鄉游子的思念情,見證著僑鄉社會的歷史變遷,延續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僑批是海外華僑華人寄給國內書信和匯款憑證的合稱,又稱“銀信”。在通信并不發達的年代,一封封泛黃的僑批記載著海外僑胞的奮斗史,訴說著異鄉游子的思念情,見證著僑鄉社會的歷史變遷,延續著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如今,在這個互聯網發達的年代,相隔萬里的思念,只需指尖輕觸便可抵達。而在那個“望洋興嘆”的年代,僑批一封,銀元幾許,泛黃的信紙上承載的是海外僑胞對故鄉滿滿的思念。日前,《南方》雜志記者走訪廣東省檔案館,探訪僑批中的奮斗故事。

 

  白手起家

  從19世紀中葉到20世紀70年代,為躲避戰亂災害或為養家謀生,廣東人“過番”討生活,以江門五邑、潮汕和梅州地區最多。他們被當成“豬仔”,背井離鄉,漂洋過海,到南洋、北美等地艱苦奮斗。

  然而,海外并非天堂。華僑出國謀生,篳路藍縷,“過番”一去就是很多年,最終有人衣錦還鄉,也有人再無歸期,僅剩尸骨。

  光是“過番”,就沒有那么容易。以五邑地區為例,19世紀中期起,中國內憂外患日益深重,五邑地區糧食短缺,土匪為患。當時,加拿大等地發展金礦以及隨后的北美鐵路修建,急需勞動力,于是五邑“豬仔”被販賣到北美大陸從事淘金和修鐵路工種。

  1882年,美國排華法案出臺,讓五邑青年“過番”之路更為艱辛。在五邑華僑伍耀初寫給父親的一封僑批中,一份特殊的僑批——“口供紙”,詳細地記錄了過番時移入國官員詢問的問題以及標準答案,內容主要涉及家庭關系、家族情況、鄰里關系、村落環境等。

  “過番”之后,主要做什么工作?汕頭大學退休教師曾益奮的父親曾仰梅,是潮汕人通過“過番”討生賺取第一桶金,后回國成為富甲一方商人的代表人物。

  據曾益奮介紹,一開始,曾仰梅只能在泰國做泥工等,賺取苦力錢。后來,他通過在曼谷走街串巷販賣干果,開了自己的商店,改變了命運,并利用在海外的積累,回家鄉開辦了錢莊、僑批局、汕頭第一家罐頭廠和百貨商店等,成為富甲一方的商人,產業遍布汕頭、香港、曼谷等地。

  但并不是所有外出討生的華僑都像曾仰梅這么幸運。在廣東省檔案館編撰的《僑批故事》中,記載著古巴華僑李云宏寄給兒子的僑批。批信中這么寫道:現下古巴世情十分難也,各行冷淡,無工可做,各物騰貴,吾年老邁,工不能顧, 手上無文所存,難以取船費回家也……將家中人口合影一張相片,付來吾見,吾心皆欣慰也,即相見也……

2

圖為世界記憶名錄僑批紀念地汕頭西堤公園。

 

  艱苦奮斗

  寄回國的僑批,談及的大多是批款的使用、對父母長輩的孝敬、對兄弟姐妹及妻兒的思念,而對自己遠在異鄉的艱苦奮斗卻鮮少提及,將自身辛苦隱藏在字里行間,隱藏在對子女、兄弟的諄諄教誨中。

  一封由父親寫給饒平仙洲鄉兒子陳道聞的批信中說,“爾賣鹽割草,亦是艱難”,一再囑咐兒子:“在家刻苦耕作,自己的鹽埕園須要自己種為要。如亦冬頭作不出,(可)雇工做。”

  梅州籍華僑張保琮從印度尼西亞寄給胞弟張坤賢收閱的批信中寫道:“(因事務繁忙),一月來不惟握管,大受損傷因致頭昏腰骨痛……”得知胞弟“入省不得志”,便勉勵胞弟“雖屬可惜,惟年紀尚幼,來日方長,窮且益堅不墜青云之志出所望……弟處今境,愈當勇往直前,萬不可中止及退步……”

  泰國僑胞曾哲坤寫給妻子的批信中說:“來信言祖母做百日須款多,但此日收靈,無須繁華多費,應該節儉而為,是所至囑……目前費錢方面,必須三思,不可亂為而花費。對我自己,一切費用,甚是儉樸。”潮安籍馬來西亞僑胞洪宗道寫給祖父母的批信中說:“孫在外示知克苦勤儉,對于各等事務,亦知謹慎,不敢歡樂嬉戲。”

  在眾多男兒為家計遠赴南洋艱苦奮斗時,女性并未缺席。然而,因為謀生技能的缺失,大部分過番女子的工作都是打雜,或者是幫人飼養家禽等工作。但在這些工作中,他們亦勤儉耕作,把家庭負擔視為己任。

  在廣東省檔案館內,保存著一批普寧人張淡琴1929年至1939年在新加坡寄回的僑批。僑批中,張淡琴時而寄錢回家幫家里贖出所當之田,時而囑咐胞弟要用心讀書、侍奉關愛雙親,時而表達對嫂子侍奉父母的感激,時而關心被日軍飛機轟炸的家鄉情況。在母親病重時,她連寫三封僑批回家,訴說自己手內不名一文,恨無船費回家。“母親病重,接此信難免淚泛眼內,不能自禁,恨無船費……”在其中一封信中,《南方》雜志記者留意到,她自述在新加坡飼養雞鴨千只、豬兒數十頭,費用浩繁,籌措不易,只希望能在明年順利回家。

3

圖為臺山??诓恒y信博物館。

 

  心系祖國

  1944年2月12日,一封從臺山寄往美國的回批,歷經臺山、重慶、印度、尼日利亞、巴西、美國,于74天后交到了收信人的手里。這是一份求證的回批,寄信人是臺山人熊叩稟,信中寫道:“……昨孟信兄從美國寄回一信,內言及在外中國人抽簽當兵,其中有戴洪哥中簽去當兵,未知是否……”

  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進攻香港,掐斷了五邑地區僑批進出口的生命線。同年,臺山兩次淪陷,1943年又出現了大饑荒。匯路的中斷和家鄉的淪陷,讓海外華僑們心急如焚,紛紛成立抗日救國團體,參加抗日救國運動。

  據統計,抗戰時期全美洲華僑共捐款6900多萬美元,很多在美國的臺山華僑,為了打通匯路,捐獻了30余架飛機支援抗戰。1942年,“中國空軍美國志愿援華航空隊”成立,由于機身上印著兇悍的虎鯊而被稱為“飛虎隊”。美國開平籍華僑關崇初的僑批中,談及航空救助祖國抗戰的事情,“如欲與日賊決一死戰救國,除飛機不能成功也”。

  《僑批故事》一書中寫到,這封從臺山寄往美國的回批,記錄了當時美國華裔青年抗戰的熱情。在無法回國參戰的情況下,為平復大家參戰救國的迫切心情,華裔青年們用抽簽當兵的方式,開創了僑鄉兒女抗日救國的篇章。據統計,二戰期間,曾在美國軍隊服務的華裔共約2萬人。

  海外華僑心系祖國的心情,在僑批中展現得栩栩如生。如現在保存在廣東省檔案局(館)的臺山伍氏家族的大量僑批,就記載著華僑伍耀初、伍耀賢等人先后寄錢回家用以蓋碉樓、購買槍支、支援抗日、建設醫院的故事。保存至今的抗日戰爭時期僑批中,寫著“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萬心一德,誓殺日奴”“教子及孫,永不用日貨”標語的批信比比皆是。

  據《汕頭日報》報道,1939年6月,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汕頭。面對日寇的瘋狂入侵,海外潮人在批信中表達了眾志成城,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堅強決心。有一封僑批這樣寫道:“在此國家千鈞一發,最貴要的自然是經濟問題。戰爭軍備,不外于此矣。人力心力,在于人民支持。然而我們既是國家的一分子,也須當努力,使解燃眉(之急)而得到勝利。”

  廣東省檔案館收集的大量批信顯示,抗日戰爭期間,廣大僑胞向祖國寄回大量款項,支援前線;抗美援朝時期,梅縣籍的華僑踴躍捐款,為志愿軍捐贈了數架飛機。

 

 ?。ㄔ目怯谀戏诫s志,作者陳健鵬,南粵古驛道網采編整理。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與南粵古驛道網聯系。)

責任編輯:李凌玉
京城国际娱乐城真实吗